【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財經資訊 查看內容

赴美?別讓范冰冰跑了!揭陰陽合同洗錢內幕

2018-6-5 11:51| 發布者: 聚焦小編安安| 查看: 12094| 評論: 0

消息稱,范冰冰在崔永元曝光陰陽合同后,已經赴美。

這一切都是因為巧合?

這引起公眾無限遐想。

黃奕的前老公也開始參戰,揭冰冰內幕了。

據業內人士分析,對于領著天價片酬的明星來說,這種操作效果驚人。就拿被崔永元曝光的兩份合同來說,小合同1000萬是稅后收入,已經將稅負轉嫁給甲方公司,而隱藏的5000萬大合同則大有貓膩。按稅法規定,影視、演出、表演所得屬于勞務報酬,理應按3級累進稅率表納稅。按稅法粗算,當事人可能涉嫌逃避個人所得稅2000多萬,在應納稅額中占比極可能超過法律紅線30%。

明星逃稅咋量刑?崔永元爆料是否構成誹謗?

昨晚,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馬秉晨律師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從法律角度解析明星涉稅問題。

初次違法只需補繳稅款和滯納金

簽“陰陽合同”規避繳納稅款的行為在法律上是否構成逃稅罪?馬律師分析,崔永元在微博里發布兩份“大小陰陽合同”內容,“小合同”金額1000萬,“大合同”金額5000萬,公眾關注的實質是明星涉嫌通過少申報收入來逃稅的問題。在市場活動中,演出費價格完全由市場定價,但是將5000萬的演出費通過合同掩蓋,只申報1000萬,就是典型的逃稅行為。

馬律師表示,如果真如崔永元所說,根據《刑法》第201條規定:“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10%以上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30%以上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馬律師認為,有第一款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是,5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

涉事明星是否會因逃稅坐牢?馬秉晨律師表示,如果崔永元爆料的是真實的,如果是已經代扣代繳了,很簡單,涉事明星只要把繳稅憑證展示出來就可自證清白,如果沒有,那就等著警察帶著稅務稽查人員上門吧。

馬律師介紹,目前我國對涉稅問題,處理較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寬松。當年一些知名歌星、影星因為逃稅被追究了刑事責任,現在已經很少發生。2009年刑法修正案對偷稅罪進行了修改,初次違法免罪,只需補繳應納稅款和繳納滯納金。馬律師表示,根據《刑法》第201條的規定,如果范冰冰在5年內沒有偷稅漏稅,沒有受到刑事或者兩次行政處罰,且此次涉嫌逃稅行為在稅務機關下達追繳通知后依法繳納稅款及滯納金,并接受行政處罰,那么依據崔永元爆料的內容,就很難認定涉事明星構成逃稅犯罪。

崔永元爆料是否侵犯商業機密?

崔永元是否構成誹謗罪?馬秉晨律師表示,如果崔永元爆料的內容屬實,就不能追究其所謂的誹謗罪。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有發現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權利也有義務向公安機關、檢察院和法院報案或者舉報。如果崔永元發現涉事明星5000萬收入是偷偷摸摸地拿,沒有足額交稅,那完全可以行使報案或者舉報權,這一點毋容置疑。

崔永元擅自公開合同內容是否構成侵犯商業機密罪?馬律師表示,崔永元如何獲得雙方簽訂的合同不得而知,但司法實踐中,對于商業秘密的認定,有著相當嚴格的要求。崔永元爆料的合同可能屬于商業秘密的范疇,依據《刑法》第219條相關規定,如果該合同信息本身經過權利人的保密措施處理,經泄露給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行為人有可能涉嫌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

在美逃稅會從重處罰 一輩子都翻不了身

從現實來看,明星由于片酬畸高、收入來源多樣,由此衍生出的避稅、逃稅等渠道更是五花八門。明星逃稅不是看熱鬧的小事,甚至可能是整個演藝圈的集體失范。在稅務稽查監管方面,美國的做法可資借鑒。

以個稅為例,美國以低稽查率、高稅收遵從度而聞名世界。究其原因,除了完善的稅收制度以外,嚴密的逃稅罪刑事法網也發揮了不可低估的作用。逃稅罪是聯邦犯罪,是美國傳統稅收犯罪體系的“壓頂石”。一旦納稅人被認定犯有逃稅罪,意味著他可能受到稅收犯罪中最重的處罰,即5年以下監禁,或高額罰金,或者二者并處。其中演藝人士等高收入群體,一般屬于稅務局抽查重點。

除了直接刑事處罰,逃稅還會被記錄到欠稅人的信用報告中,從而影響其信用分數。納稅人貸款、購買保險、求職、上學等都會受到影響,后果不堪設想。所以在美國,不管是高凈值人士還是普通收入群體,逃稅都是大忌,一旦越雷池,一輩子都翻不了身。

對話崔永元:一部電影只是他們的一個手段,還有很多別的招

火星試驗室:如果劉震云、馮小剛一直不回應,你會有什么針對行動嗎?

崔永元:他們不說話是非常正常的,他說什么呀?他沒什么好說的,你知道嗎?他道歉,我也不接受,他不道歉,他照樣活得挺好,還一個冒充知識分子,一個冒充著名導演,照樣可以招搖撞騙,對不對?而現在的這個社會形態就適合這樣的人活,臉皮越厚,活得越好,對吧。

我才不在乎他們怎么樣呢,我只在乎我自己,我這次罵得他們狗血噴頭,我覺得很高興,這就可以了。但是誤傷了那么多人,我還是很抱歉的其實。

火星試驗室:現在無錫稅務局聯系你了嗎?

崔永元:他們可能馬上就會聯系我。因為消息都已經過來了。

火星試驗室:你會把自己掌握的所有實際情況告訴他們嗎?

崔永元:我覺得他們弄不了。這個事兒太大了。

火星試驗室:你之前說過“隨便拿出來一個當事人都得進去,涉及的都是大腕。”這些大腕都包括些什么人?

崔永元:什么都有,我也沒有細數。這是天大的案子,我真的希望能把這個案子搞清楚,告訴大家。一部電影只是他們的一個手段,還有很多別的招。

利用拍影視劇“洗錢”的內幕驚人

一,中國內地用影視劇“洗錢”由來已久

或許,作為一種“與國際接軌”,改開以來的中國內地,用影視劇“洗錢”也是暗流涌動。

1、影視圈名人紛紛炮轟“洗錢”。

對于影視圈內的“洗錢”,作為業內的著名導演和著名演員,可能最有發言權了。很多影視圈內的名人炮轟“洗錢”,說明中國大陸影視圈的“洗錢”已到了很嚴重的程度。

2006年4月,北京《法制晚報》披露,廣電總局官員陸紅實在某論壇語出驚人:“近兩年,我國每年都有百多部濫片不能上院線,原因之一恐怕是有不少人拍片是為了洗錢。”

2007年12月28日,導演尤小剛發聲,國內電視劇產量過大、浪費嚴重,要提防“洗錢的投資”。尤小剛進一步闡述:電視劇投資“來源是三種方式,一種是良性投資,一種是贊助的投資,恐怕還有一部分是洗錢的投資吧?

2013年5月7日,曾執導過《潘多拉的寶劍》等影片的導演李克龍指出:“有相當數量的電影投資者不是為了拍出高質量的電影,而是為了洗錢,對方直接說,你隨便花一兩百萬拍部電影,然后幫我走1000萬元的賬”。怎樣能拍200萬影視走1000萬的賬目?有的劇組拍“古裝劇,就可以設計一場炸掉一座城樓的戲,搭建這種城樓花費50萬,你可以走100萬的材料費,反正城樓已經炸掉了,死無對證。”

2014年1月1日電視劇《一代梟雄》在浙江、東方、天津、江蘇四大衛視開播,該劇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同時擔任演員和監制的孫紅雷在發布會上炮轟:我們每天接到劇本,有70%都是不能拍的,拍了肯定賠錢。有些投資方就是通過拍影視劇來泡女演員、洗錢。

2、中國大陸為何制片投資人不怕血本無歸?

2011年12月21日,北京大學教授、電影評論人戴錦華在“搜狐文化客廳”指出:國內每年拍攝600部影片(故事片),大部分未上映。另據官方統計,2012年國產影片高達893部(含動畫片、科教片等),其中故事片745部。但這745部影片,只有231部進入影院,只占總量的31%。這還是2005年以來公映比例最高的一年,2005年的故事片公映率為16.5%。

很多影片的拍攝目的就不是為上映,雇傭一些爛編劇爛導演,愛咋拍咋拍,花錢少就行,拍完直接鎖進倉庫,就是洗錢。據說有投資人和內蒙古制片廠合作拍片,拿出300萬元人民幣,要拍30部片子,平均每部片子才花10萬元,可以想見這些片子質量之低劣。北京UME國際影城總經理陸遙說:“有些片子拍完后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別說公映了,你想查一下它的去處都無從查起。”但投資人為何不怕血本無歸,便知個中奧秘實在不在“拍片”之中也。也難怪大陸咋有那么多“神劇”,很多都是“冼錢劇”。

3、用影視圈“洗錢”不斷曝光。

2007年第一禁毒大案,蟄伏三年的毒梟李賢歡竟以投資人身份潛伏影視圈,并于2006年年底在橫店影視城開拍電視劇“洗錢”。還利用拍電視劇作掩護,在橫店制造冰毒。拍戲洗錢并非始于毒梟李賢歡。早在2005年1月,南京 《周末報》報道“建國第一金融要犯”石雪出資5000萬元參與拍攝電視劇《大漢天子》,此舉就是為非法所得洗錢。近年來圈內一些影視劇源源不斷,其怪異的資金來源與“洗錢”不無關系。

二、在中國大陸影視圈“洗錢”得天獨厚

這個得天獨厚概括起來有5點:

一是“洗錢”額度大。

現中國大陸拍故事片僅次于美國和印度,國內故事片的制片動輒幾億,制片成本越來越高,影視劇投資大,虛報投資額度更大,很適合洗錢。

二是“洗錢”成本低。

中國大陸的影視投資屬文化產業,稅率低:5%;稅法還規定:企業可把收入15%用于廣告和宣傳,在稅前扣除。將這條規定濫用,洗錢的成本更低。通常“洗錢”成本是35%,在大陸即使拍影視劇投錢打水漂了,經虛報成本、票房等運作,才付出20%的洗錢成本,在各種“洗錢”成本中最低。

三是“洗錢”沒審計。

影視劇的賬目支出繁多,且時效性強,拍完戲就立馬作鳥獸散,被查的概率極小。甭說資本投資沒人管,就是國資投入也沒審計。陳凱歌拍《無極》劇本那么爛,投資3億多元,據說大都是國資,國資委監管、審計過嗎?國有資產允不允許陳凱歌夫婦“夫妻老婆店”的運營模式?外籍演員來中國“打工”辦過合法用工手續嗎?

四是“洗錢”易開機。

對于影視劇的拍攝,國家廣電總局有專門監管機構,各制片廠拍影視劇必須取得合法許可證,然而,監管部門基本不作為。一些“洗錢片子”“開機”時,廣電部門知道不知道?劇本審沒審?內蒙古電影廠300萬元允許拍30部片子的荒唐,誰開的綠燈?在誰手里弄到的拍攝許可證?

五是“洗錢”風險低。

相比美國、韓國、日本等國相繼出臺了反影視圈“洗錢”的相關法律。中國大陸至今也沒有反影視圈“洗錢”的相關法律,電影成社會特殊產業,缺失正常監管,可堂而皇之的逃避法律制裁。其它有關部門對影視圈洗錢的監管滯后,洗錢空間寬闊,安全高效。

在中國大陸能神鬼不知無風險的洗錢,炒作好了還能獲高額票房回報,順便睡幾個明星玩玩,資本何樂不為?

三、在大陸利用影視“洗錢”的主要套路

“洗錢”要洗的“黑錢”,包括黑社會的走私、販賣軍火、詐騙、盜竊、搶劫、偷稅漏稅和貪污腐敗所得等。而在中國大陸利用影視圈“洗錢”的主要套路:

1、虛高投入成本“洗錢”。

現在大投入的片子越來越多,已成一個特點。一部耗資巨大的影視作品拍攝完畢,一些名貴的道具、奢侈品、古董、字畫等被投資方“無償”拿走,但已“攤到”到作品成本;至于到國外取景、宣傳,意味著巨額花費。而國外沒發票,只有投資方說多少算多少,全部進了成本等等。

2、用陰陽合同“洗錢”。

現在內地只需成立若干空殼影視制作公司,投資一個影視劇,再以制作費、明星的天價片酬等名義,把買辦、貪官、黑社會的大筆黑錢洗白。而明星高票房占用大量制作經費,其他拍攝投入少,就是一個很突出的現象。如,請一個演員預算1億,做兩份合同,一份1億上稅給演員,很可能另一份1000萬才是演員實際所得。大家現在都盯著演員的稅收,演員也有苦難言。

3、虛報票房收入“洗錢”。

電影行業的洗錢流程:某一億黑錢投資一部電影,真實成本一千萬;電影院、電視臺等等實際收入一千萬;黑錢主人與電影女一號勾搭在一起,通過女一號與電影院造假票房收入達一億。黑錢主人洗白一個億,順便玩個女人;女一號獲得知名度和金錢,真正的雙贏。

這幾年,票房屢破新高,媒體揭露的各種幽靈場、冥幣票價、偷票房事件不斷。一個華語功夫片,上映首日票房破億, 5天拿下6億。不合常理的票房一被揪出造假,即被挖出牽涉到電影證券化、眾籌、收益認購、股價,甚至洗錢等金融資本鏈的不正當交易。贓官則通過勾結將境內黑錢塞進管理疏松的票房,通過納稅將臟錢洗白。

4、集團性勾結“洗錢”。

利用影視圈“洗錢”,需要各方比較緊密配合,所以,資本、導演、明星會長期保持合作,這樣才會降低出問題的概率,牽扯利益太多,也沒有人去砸大家的奶酪。這就形成集團化產業化的影視圈的洗錢鏈條。而且,在香港中馬票,都立即有人加30%把獎券收走“洗錢”。在中國大陸這種意識形態下,土豪貪官對利用影視圈“洗錢”,這種“產業化”需求會更旺。

本文內容由海外投資政策綜合自碩文財通社、財聯金牌操盤手、遼寧王忠新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警察与土匪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