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ICO潮退:波場幣負責人孫宇晨疑卷款私逃

2019-2-25 16:54| 發布者: admin| 查看: 2774| 評論: 0

摘要:  ICO潮退:波場幣負責人孫宇晨疑卷款私逃  投資者報 投資者報  記者/張海云  9月4日,一行三會等七部委聯合下發《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公告將國內ICO定性為未經批準的非法公開融資行為,并對各 ...

 ICO潮退:波場幣負責人孫宇晨疑卷款私逃

  投資者報 投資者報

 

  記者/張海云

  9月4日,一行三會等七部委聯合下發《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公告將國內ICO定性為未經批準的非法公開融資行為,并對各類ICO活動進行叫停,同時明確存量項目須作出清退安排。

  隨后的一個月內,國內數字貨幣市場哀鴻遍野。多位接受采訪的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國內虛擬貨幣市場90%以上為“空氣貨幣”,大多數ICO融資行為涉嫌騙局,隨著清整進入深水區,以區塊鏈技術為名的圈錢行為將逐個浮出水面。

  日前,多名投資者向記者報料稱,國內知名ICO項目波場幣負責人、以“馬云門徒”自稱的孫宇晨從9月4日七部委下發文件之日起,迅速套現離場,將投資人投資的虛擬貨幣在中國比特幣等交易平臺高位賣出,將現金及剩余數字貨幣轉至個人錢包,疑似卷款潛逃,并于九月初開始以考察項目的名義長期滯美不歸。

  調查采訪中,記者發現孫宇晨的“波場幣”所在地中關村(8.900, 0.60, 7.23%)互聯網中心20層的辦公室早已人去樓空,呈現一片蕭條景象。在記者層層剝繭抽絲后,孫宇晨其人亦將還原。

  孫宇晨:創業狂熱者還是創業投機者?

  毫無疑問,孫宇晨是一位善于包裝自己的“創業網紅”。公開信息顯示,90后創業者孫宇晨有著許多令旁人羨煞不已的頭銜:北京大學歷史系學士,GPA 排名第一,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銳波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中國90后創業者領軍人物,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論壇)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馬云創辦的湖畔大學首批學員中唯一90后學員等。其中,“馬云門徒”是使用最頻繁的一個標簽。這位擅長利用新媒體來宣傳自己的創業青年,更是喜歡用直播+拉群的方式,快速增加粉絲量,建立自己的營銷渠道。

  投資者李晨(化名)講述稱,孫宇晨曾在直播中講述自己依靠數字貨幣發家史。孫宇晨在直播中稱,自己2013年前后開始投資比特幣,從中挖到人生中第一桶金。直播中孫宇晨還透露,最近的一個煩惱的就是,自己錢太多了。但記者通過整理相關公開報道,記者發現這個出身普通家庭的連續創業者,除了在國外投資比特幣之外,其他幾個創業項目并非十分理想。

  其中,孫宇晨在回國之后的第一個創業項目“銳波”對外宣稱是“中國版Ripple”,拿到了IDG資本合伙人李豐“千萬級別”的投資。但記者通過查閱“銳波”項目的運營主體“銳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不僅沒有查到現有股東方中有IDG及其相關公司的名稱,更是發現“銳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早已于2016年3月28日“陪我歡樂(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換句話說,這家公司的主營業務已經發生了重大改變,從研發“中國版Ripple”區塊鏈技術,轉變成了在線語音聊天社區APP“陪我”。關于IDG資本對“銳波”的投資,記者從接近IDG資本人士了解到,當時主管IDG“90后投資基金”的合伙人李豐是這次投資的主導者,投資規模在100萬美金左右。“IDG資本內部對這次投資的分歧很大,李豐是動用了自己合伙人的直投權利,將‘銳波’這個項目‘保’了下來。” 2016年底,隨著李豐離開IDG,創建峰瑞資本,IDG資本在“銳波”中色彩逐漸淡去。 

  此后,從2016年10月開始,“陪我”迎來了包括新三板投資機構“信中利”在內的3家投資機構,注冊資本金從100萬元,變更為124.39萬元,大約稀釋了20%的股權,其中還包括了孫宇晨個人持股平臺萍鄉德晨歡樂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換句話說,孫宇晨通過增資擴股的方式大約稀釋了15%的股份給外部投資人。按照多家知名VC投資經理給記者的估算,目前“陪我”的估值應該在1.8億-2.4億范圍,幾次融資大約募集人民幣3000萬元左右。對于出了名“燒錢”維系流量的直播平臺來說,與花椒、映客動輒十幾億融資規模來說,這幾次融資的規模顯然不足以與主流的直播平臺相抗衡。記者從ASO100查詢到,目前“陪我”在App Store的下載量在社交類軟件中大約排在230-240名。

  眼下孫宇晨最自豪的是入選馬云創辦的創業者培訓營“湖畔大學”,是第一期學員中唯一的 90 后。剛一入選,“馬云最年輕的門徒”就出現在他的百度百科詞條里。在一檔視頻訪談中,他稱自己與馬云“相見恨晚”。“我跟馬云一聊,就感覺很多共同話題,哎呀,大家一下感覺就很鐵。” 

  一位 不愿具名的90 后創業者將孫宇晨的自我推廣形容為“滾雪球”。他表示“IDG和信中利資本的投資,媒體的不停報道,其實都起到為他背書的作用。這種背書越多,人們越愿意關注他、相信他。他就能獲得越來越多的資源。”

  有投資機構人士將他形容為“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并向記者表示“比方說他本來是 100 分,精心包裝成 1000 分的樣子,只要這個 1000 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場上找來 1000 分對應的資本和行業地位。一直這樣玩兒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夠大,圈到足夠多的錢,再去市場上收購一個真正靠譜的公司,這個資本游戲就算玩兒成了。”

  其實,早在2015年,孫宇晨的北大校友何瑫通過深度觀察與采訪,在智族GQ撰寫了名為《風口上的孫宇晨》深度報道。該報道較為精確地報道了孫宇晨的成長軌跡與創業經過,對于孫宇晨個人成長與創業發展做出完善的總結。

  波場幣:技術革新還是圈錢工具?

  2017年,數字貨幣ICO成為了“創業風口”,創業青年孫宇晨果斷開始了新一次“創業”——基于區塊鏈的開源全球數字娛樂協議的數字貨幣“波場”。

  據中國網報道,8月22日12:00,基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內容協議——波場TRON在全球最大的區塊鏈資產交易平臺之一幣安(binance.com)進行了共計5億波場TRON官方代幣波場幣(TRX)的搶購活動,53秒內所有份額隨即被搶購一空。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孫宇晨早在7-8月間在上海、廣東等多地組織大規模的造勢宣傳與線下路演活動,很多普通老百姓(57.640,3.22, 5.92%)跟風而來。在此期間,孫宇晨更是在各大直播平臺采用直播+拉群的方式,組建了幾百個微信群對“波場幣”進行營銷宣傳。

  原本順利進行的路演宣傳被突如其來的打亂了計劃:8月中旬開始,財新、財經等主流媒體連續對ICO亂象進行報道,提醒投資人謹慎投資,防止被騙;多場與ICO與數字貨幣相關的行業會議被緊急叫停。特別是8月30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防范各類ICO相關風險》的提示,提及ICO涉嫌詐騙、非法證券、非法集資等行為。

  問到空氣中“大棒降落”氣息的孫宇晨加快了ICO的腳步。原本定于9月9日進行“波場幣”ICO,緊急宣布提前一周至9月2日進行。9月3日,孫宇晨于個人微博宣布,“波場幣”正式完成ICO。

  對于區塊鏈技術并不了解的普通老百姓,更多的是通過孫宇晨的個人直播、線下路演和官網宣傳進行了解。

  波場幣ICO前宣傳中多次提及,波場TRON由前Ripple大中華區首席代表、馬云湖畔大學一期學員、“馬云門徒”孫宇晨所創立,其投資人包括比特大陸CEO吳忌寒,信中利資本董事長汪潮涌,OFO小黃車創始人戴威,Ripple Coinbase投資人,峰瑞資本合伙人李豐,FBG資本合伙人周碩基,量子鏈創始人帥初,天使投資人薛蠻子等。這些信息是否屬實,上述投資人是否對“波場幣”項目知情,尚有待進一步驗證。

  記者注意到,在宣傳中,波場TRON自稱是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創始會員單位。此前,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曾禁止會員單位以此作為宣傳,而記者亦未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會員單位中發現“波場”的存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通過查閱全球最大的數字貨幣信息網站發現,號稱“屬于全人類的”波場幣,高度集中在某個或某幾個手中。動態信息顯示,截止2017年9月27日中午12點,超過50%的“波場幣”存儲在一個錢包中。

  通過查閱官網白皮書,記者又發現三大疑點:第一,按照官網白皮書顯示,“波場幣”私募銷售15%,公開銷售(ICO)40%,基金會35%,支持孫宇晨旗下陪我歡樂(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早該在9月初ICO分發代幣時就確定好的持有比例,為何過了一個月仍與白皮書中的宣傳計劃無法對應? 第二,記者發現,前5大錢包的持有“波場幣”的比例高達90.9331%,市面流通的“散戶韭菜”的比例僅為9%,流通市值不足4500萬元,完全與白皮書分配計劃對應不上,。也就是說,“波場幣”被某個或某幾個莊家高度控盤。第三,通過數字貨幣ICO發行的方式變相為孫宇晨旗下的陪我歡樂(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否涉嫌非法集資和非法證券發行。

  上述問題,記者試圖聯系孫宇晨及其相關人員,但截至記者發稿,始終采訪未果。

  清退過后:損失慘重的散戶與隱居幕后的創始人

  9月4日七部委聯合下發《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中,已將各類ICO活動進行叫停,同時明確存量項目須作出清退安排。

  在此背景下,全球市場亦受波及。據全球虛擬貨幣統計網站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在《公告》發出的18個小時的時間里,全球虛擬貨幣總市值蒸發了16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045億元),跌幅高達10%。

  集中對ICO代幣的整治,是對普通投資人權益的一種保護,也是行業自律、行業健康發展的需要,重拳監管勢在必行。

 記者調查發現,在這個ICO項目發行“江湖”里,帶項目白皮書、有人給站臺、源代碼齊全、平臺官網還有錢包功能,這一系列完整造假產業鏈的甚至用不上20萬元,前中后端,一條完整的流水線,在集體收割信息高度不對稱的散戶投資者,在流水線上,散戶投資者叫“韭菜”。在前端,掮客負責花幾萬買“代碼”,包裝項目,并拿走5%的幣;中端,他們找站臺者和推手,每個人可分1%的幣;上線后,莊家登場,將價格推到高點后,迅速出貨套現,美其名曰“市值管理”。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其實很多跟風的投資人并不關心項目靠不靠譜,只關心能不能搭上莊家快車,拉高幣價。一個ICO項目只需要極低的成本啟動,就開始圈錢,掮客、推手、莊家一同攜手,分食“韭菜大餐”。

  截至記者發稿,疑似“波場幣”的投資者已經通過貼紙條、掛橫幅等多個途徑試圖逼迫孫晨宇出來,然而,孫晨宇一直未曾露面。位于中關村互聯網金融中心20樓的“陪我”與“波場幣”的聯合辦公室,大門緊鎖,辦公室內空無一人。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警察与土匪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