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鴨貸”興起 消費金融醫美分期“變美”改變命運?

2019-6-21 17:14| 發布者: 聚焦小編小美| 查看: 3910| 評論: 0

摘要: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好看的臉蛋永遠有著先天的優勢。 美國經濟學家丹尼爾·荷馬仕表示:顏值和終生勞動力總收入成較強的正相關性,低顏值與高顏值的人之間的一生的收入差, ...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好看的臉蛋永遠有著先天的優勢。

美國經濟學家丹尼爾·荷馬仕表示:顏值和終生勞動力總收入成較強的正相關性,低顏值與高顏值的人之間的一生的收入差,達到23萬美金(150萬人民幣)之多。

人們對于顏值的追求,推動了醫療美容等“顏值經濟”的繁榮。而現代醫學手段和消費分期的助力,使美似乎變得“唾手可得”,一部分男性也開始對整形趨之若鶩。

這是一塊潛力無限的藍海市場,同時,它也充滿了夜店男公關、“鴨貸”與整容騙局的光怪陸離……

整容,改變命運

整容,不只是女人的專利。

凱文在一家公司做市場推廣,26歲的他會去整形醫院打玻尿酸隆鼻和墊下巴,比同期入職外表普通的另一個男孩相比,凱文更得到女上司的賞識,工作機會也多。雖然說出來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相信,外貌優勢在職場上是真實存在的。

事實上,男性整容帶給一部分人生活改變的同時,也改變了他們的命運。醫美平臺更美APP市場副總裁王珺在接受《男人裝》采訪時說道:“我公司有一個程序員,以前的他長相比較普通,多年單身,想要靠顏值找對象其實夠嗆,但現在他結婚了。何止改變命運,基本是‘換頭’了……”

鼻綜合、自體脂肪豐面頰、植發、雙眼皮……越來越多男性在這些項目上不吝砸錢,除提升自身形象,增加職場和交友的競爭力之外,他們選擇整容不容忽視的原因還包括:一方面是過去幾年,社會越來越開放,男士整容逐漸被人們接受。另一方面,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催生了小額網貸和分期付款,在消費金融醫美分期的支持下,錢的壓力被分散了。它帶來的直接結果是:“變美”的門檻變低了。

27歲的彬彬從2012年就開始做整形,他大學時去做兼職模特,發現好看的人很多,為什么自己長相平平?于是畢業參加工作沒多久,便去打了玻尿酸,刷爆了第一張信用卡。一個月工資三四千,每個月還款要還 1000多。剛開始他只接受微整,不接受手術,后來覺得單次注射麻煩又費錢,于是慢慢改變了想法。到現在,五官的手術他差不多都動了,總共花了大概四五十萬。

作為一名90后,彬彬消費意識超前,從從刷信用卡到網貸分期還款,花錢不心疼了,決策也更果斷了。“大額的項目,手術費壓力沒那么大,對于小額的項目,就感覺跟不用錢似的。”彬彬表示,整容其實挺容易上癮,因為真的太簡單了!早做早美,等攢夠錢,人都老了。

“鴨貸”瘋狂

如果說男性整容,主要是為了提高找工作面試的成功率、希望交到漂亮女友,或是讓自己更帥、更自信還可以理解,但對有一部分男人來說,他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讓顏值以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快速變現。

上海白馬會所事件,讓“男色消費”和“整容男公關”迅速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而男公關這個略帶神秘色彩這個職業也被徐徐揭開面紗。在很多招聘的海報上,男公關入行的硬核門檻通常只有三條,“26歲以下,180cm以上,五官端正或是陽光帥氣”分別指向年紀、身高和容貌。

“臉肯定要好看,丑的肯定不要啊!”這是男公關這一行最簡單直觀的規則。做了十來年夜店生意的老板黃銳說:“要是賣相不靈,就直接不用過來了,這行也做不下去的。我們這里很多男孩子賣相都不比外面有些明星差的。”

男公關一般在入駐夜店后,沒有基本工資,全部收入都來自于小費和酒水提成,因此沒有客戶就等于沒有收入。如果客戶點單少,黃銳就會跟他們說:出去整容啊!你出來就是為了賺錢,不開單就是在浪費時間。不過也有女客人說不要整過容的,但不好看的人家更加不要。

在夜店工作的魏申特對自己的外貌并不特別滿意,尤其是看到身邊不少同事基本每月都去做微整形,羨慕之余,整容也就在心里長了草。通過與整形醫院的溝通,他決定做雙眼皮、去眼袋和下巴微調三個項目。手術后,客人說他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更帥更有精神了。魏申特表示,整容讓他更自信,對工作很有幫助。

男公關整形,如果錢不夠,可選擇貸款,變帥后,在夜場可以標出更高的價格,直接變現。變現多了,他們就能還清分期的貸款。因此,專門針對男公關、鴨子的醫美貸款,也被人戲稱為“鴨貸”。據知情人士透露,因為男公關這個客群對整容有剛需,且易變現,逾期率低,所以“鴨貸”是頗為優質的資產。

欣欣向榮又亂象叢生

《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醫美行業市場規模已達到2245億元,同比增長27.57%,2014-2018年間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了30.4%。其中目前近2000萬醫美消費群體中,男性占比已上升至11.12%,而消費客單價更是女性的2.75倍,男性整形已成為醫美市場異軍突起的新增長點。

但與近鄰韓國相比,我國男性醫美市場還處于起步階段。首爾一家美容診所的負責人說,他們的客戶中有40%為男性。

隨著男士貸款整容變多,針對這一塊的醫美分期騙局也開始屢見不鮮。

“招男公關,月薪X萬起。長得不好看沒關系,調整下都ok。”網絡上的招聘廣告,對一直在餐廳后廚辛苦工作卻夢想高薪的江西小伙子馬騰來說,十分具有吸引力。通過微信上與招聘人的簡單溝通,馬騰以為輕松的賣酒和陪酒就能拿到高薪,于是他決定離開老家遠赴深圳工作淘金。

招聘的公司以他外形不過關為由,“幫助”他辦理了貸款,做了雙眼皮、面部脂肪填充等項目。然而數萬元的整形項目并未給他們帶來真正的高薪工作,反而背上難以償還的債務。等他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掉入了整容貸款的陷阱。

而類似的這些套路,還只是近年來醫美分期亂象的冰山一角。

在醫美分期行業一路狂奔的2016年和2017年,騙貸者利用征信空白人群,聯合分期平臺風控負責人,勾結醫療機構聯合騙貸的案件層出不窮。那些黑中介和貪欲者,使勁渾身解數,分食了行業中至少15億元的資產。

在業內人士看來,醫療美容整形應該是解決了溫飽問題以后再來解決精神層面需求的產物,而近年來出現的醫美分期亂象,不但沒有讓一部分求美者享受到網絡貸款的便捷,反而令他們深受其害。

在2017年底監管出臺整改措施后,醫美行業經歷了一場大洗禮,大量分期平臺被過高的壞賬率拖垮退出市場。相關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底,原來上千家醫美分期平臺數量已降至30余家。

與歐美發達國家人口平均8%~10%的整形率相比,中國僅約2%,但從規模上看仍為全球第二大的整形美容市場,業內外無不為之振奮和垂涎。但目前中國醫美市場正規機構和非法執業的工作室、美容院等機構,據統計,數量比達到1:10,行業目前處于良莠不齊的紅海競爭狀態。

欣欣向榮又亂象叢生,是這個產業的基本畫像。而男性整形作為整形行業藍海市場的一支新生力量,在我國醫美市場整體還處于興起發展階段的背景下,這片遠未成熟的新興領地也相對更容易出現混亂和無序,理應獲得更多關注與呵護。畢竟男女有別,愿意公開承認整過容的男性,可能比愿意公開出柜的還要少。

從大趨勢來看,隨著年輕一代存量市場崛起,未來醫美行業一定會迎來新的爆發點。武漢第三人民醫院整形外科主任任軍在接受中國整形美容協會采訪時表示,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到醫院咨詢整形美容手術,包括大學男生在內,甚至很多高中剛畢都會過來。

高考結束,某整形醫院近期手術計劃已排滿

某醫美平臺數據顯示,今年高考后,雙眼皮手術預約已經到了兩個月后,手術訂單量占全年23%……

世界如此躁動,少有人愿慢慢了解你那平凡外表下豐富的內心世界。于是越來越多人選擇主動走上手術臺,在假體、注射劑和美容刀的交相輝映中,渴望通過整容改變命運。

但其實我們都清楚,看臉時代,外貌對人生雖有加分,但往往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資深整形專家李戰強在他的個人公號“整容是件逆天的事”上寫道:整容這件事,是逆天的,不論男女。上天是最公平的,要想得到老天沒有給你的東西,你必須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絕不僅僅只是錢。

注: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警察与土匪试玩